欢迎来到百灵网视台!
地方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笔墨人生

浅谈齐白石对文人画的思考

2014-12-02 22:39:44责任编辑: 百灵网视台来源: 中国书画网点击:

齐白石与他相近时代的许多优秀的文人画家相比,其艺术成就更具有时代的象征性。艺术的高下雅俗都是比较的结果,如果从比较学的角度来看,我曾经多次与学术界的朋友谈起,将近现代海派的三大花鸟画家——以书入画的吴昌硕、以写生气息清新著称的任伯年及以构思和用笔上颇有拙趣的虚谷作比较,可以说加起来还不如一个齐白石。

    文人画作为封建时代农耕社会的一种文化现象,已经失去了它赖以生存的时代背景,但它传承下来的许多优秀作品中的优秀艺术又是中国绘画艺术的瑰宝和象征,所以对它的认识就有一个批判和继承的学术问题。中国绘画由早先的民间画家到北宋以后米芾提出了“墨戏”的概念及苏轼的《枯木竹石图》的创作以后,文人开始参与绘画活动。尤其到了南宋以后,皮纸和宣纸的出现,这种逐渐渗透的绘画材料使笔墨得到了丰富的表现天地,使文人画家有一个更易宣泄自己情感的笔墨空间。这时,元代的中国文人画达到了艺术的顶峰,但绘画的创作者又逐渐从职业画家到了以文人为主的群体,艺术创作从民间到了书斋,他们又囿于书斋,表现的对象越来越脱离生活的广阔天地,特别到了明以后,这种书斋式的艺术创作,逐渐地走向了形式主义,这在山水画中尤为典型,从四王到民国,山水画的形式主义日渐僵化,而渐为人所唾弃,活泼多姿的花鸟形象更容易为文人画家在宣纸上找到一种笔墨情趣的游戏空间。徐渭和八大山人就是两个典型,尤其是八大山人,他高超的笔墨表现能力把简骇的形象表现得尤为生动,令人叫绝,达到了写意花鸟画的艺术顶峰,至今一直为人所崇拜。

    任何艺术一旦到了相对的高度,可谓高处不胜寒,对学者而言就很难找到一个生存和发展的空间,如果不峰回路转,调整自己的方向,就会使自己饿死在象牙塔中。所以对文人画的重新思考和认识,不但是一个带有历史使命的时代问题,也是一个在艺术表现上观念更新以求生存的大问题。在近现代的画家中,在杰出的艺术大师齐白石的作品中则可以看到这种有意无意的力求更新的精神。他从一个民间艺人在对传统的民族文化有所认识的基础上,自觉和刻苦地向前辈文人学习,丰富自己的学养,最终使自己的文化积累得以升华,从传统文人画中的笔墨精神得以滋养。一个朴素而平民意识极强的艺术家,他的创作又从书斋又回到了民间。他注意观察生活中的许多生动的各种形象,以自己升华后的新的审美要求,去积极写生和创作,拓展了传统文人画家前所未有的表现领域,给文人画的创作开拓了一个新的天地,例如虾、蟹、草垛、犁耙、算盘、搔背老人等。在现实生活中,他的作品不但笔墨的表现能力相当丰富,而且具有清新的时代精神,使人有种时代的亲切感,他这种从书斋又回到生活中来的新文人画创作理念,使中国的文人画翻开了新的一页,他是真正意义上的新文人画家第一人,是一位名副其实的绘画大师。如果追溯他的先驱——清初的金农,也有些许相似之处,金农面对着当时八大山人的艺术成就和高度要想更上一层楼是困难的,所以面对着现实,他把艺术的注意力又拉回了赖以生存的现实之中,例如他所表现的一系列题为《寄人篱下》的梅花作品,他以极其自然的笔墨穿插表现了在屋檐下天真烂漫盛开的梅花。比较在画史上其他的画梅高手,有着迥然不同的天趣,由此达到了与众不同的高度,成为那个时代文人画的又一个代表性人物,他的许多艺术思考和艺术形象至今也为后人所敬仰。

    齐白石作为一代绘画大师,他的艺术成就是多方面的,即使与和他相近时代的许多优秀的文人画家相比,他的艺术成就更具有时代的象征性。艺术的高下雅俗都是比较的结果,如果从比较学的角度来看,我曾经多次与学术界的朋友谈起,将近现代海派的三大花鸟画家——以书入画的吴昌硕、以写生气息清新著称的任伯年,及构思和用笔上颇有拙趣的虚谷作比较,可以说加起来还不如一个齐白石。更具体一点,从笔墨的表现能力来看,作为继徐渭以后以书入画著称的写意画家吴昌硕,在用笔上只是单纯地用篆书笔法用笔,而在表现题材上也仍不出传统常见的梅、兰、竹、菊及牡丹、山茶等,作品气息虽浑然、饱满、富有气势,开一代画风,但未免气息单纯,以致后者虽有意传承但难以企及与发展。而齐白石在用笔上则正、草、篆、隶各类书体随意挥洒,各得其所。在表现题材上,除了常见的传统题材外,更多地则以朴素的写生题材为主,以至于气息多样,令人耳目一新,气势苍茫,具有极强的视觉冲击力和震撼力。他的写生作品较之以写生著称、气息清新的任伯年,则在清新之中更见朴素,达到了平淡天真的境界。齐白石的写生作品,有时拙趣横生,虚谷与之比较则未免有刻意与勉强之嫌。所以齐白石的写生与创作,可以令后人从各方面得以学习和思考。

    这就是齐白石对文人画重新思考的结果,随着现代社会高速度的发展和改革开放,尤其在外来文化的冲击之下,我们又面临着一个比金农与齐白石当年更为严峻的生存挑战,如何凸现我国民族绘画中优秀的绘画精神,弘扬民族文化,以发展的眼光走向世界,因此对文人画的重新思考,对我们来说又是一个观念更新的学术问题,艺术观念的更新,不是主观臆造和客观仿效所能办到的,更不是玩弄形式,当下流行过的那种远离民族文化精神、形形色色的彩墨装饰画和水墨工艺画,它有损于我国的民族绘画形象。

     我们必须向齐白石学习,提高自己的学养,力求升华自己的艺术观念,走出书斋,从广阔的生活天地中,汲取创作的源泉,创作出无愧于时代的新作,做一个无愧于时代的文化人。

免责声明:
    以上信息均来自互联网,如您认为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存在问题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