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百灵网视台!
地方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教中国

北中医校长在《科学》杂志发论文被指“花钱买版”

2015-01-02 21:29:57责任编辑: 百灵网视台来源: 北京青年报点击:

“近日,一则北京中医药大学在美国《科学》杂志“花钱买版”做宣传的消息引发广泛关注。昨天,北中医校长徐安龙和《科学》杂志国际协作、运营与出版副总监吴若蕾回应北京青年报记者称,北中医确实出资赞助了一份《科学》杂志中有关传统医学的专刊,专刊刊有徐安龙文章一篇,但徐本人文章的发表与是否赞助无关。北青报记者证实,该篇文章确实未经杂志编委会评估,但经过“同行评审”。”

  缘起

  北中医校长在《科学》杂志发论文被指“花钱买版”

  近日,一则“美国《科学》杂志专门为中医出专刊”的消息引发热议,不少人认为这是国际顶尖学术界对中医的认可,但也有声音质疑,所谓专刊只是由赞助商花钱出版的广告宣传小册子而已,与专业的学术论文毫无关系。

  根据《科学》杂志官方页面显示,该专刊的主题是传统医学,本期中医药专题是由北京中医药大学与香港浸会大学共同赞助发行的第一期,后续还会有关于世界各地传统医药的介绍。而此系列被明确标注为定制出版办公室(CUSTOM PUBLISHING OFFICE)受赞助发行的增刊(SUPPLEMENT),内文首尾都有特别声明,称这些经赞助编辑出版的特殊内容并非经过同行评议,也没有经过《科学》编辑部的审核。为此,北青报记者向北京中医药大学和《科学》编辑部进行了求证。

  调查

  校长论文发在《科学》杂志什么位置?非广告也非正刊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这份介绍传统医药的专刊刊登在12月19日的《科学》杂志正刊之中,页码标注为S1-S25,除了徐安龙的文章,还有其他作者的7篇文章同时发表。

  昨天,徐安龙在接受北青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篇文章是发表在《科学》杂志S13页的,与‘买广告’完全是两回事。广告页是没有页码的。”此份专刊的编委之一、剑桥大学药理系教授樊台平向北青报记者证实,徐安龙此文是樊台平为这份传统医药专刊而向其约稿,页码标注的“S”代表的是“special issue”,也就是专刊。

  北中医是否在《科学》杂志“花钱买版”?

  学校给《科学》杂志一定赞助费

  因为北京中医药大学赞助这份专刊,专刊内又同时刊有北中医校长徐安龙的文章,徐被质疑“花钱在国际期刊上出版自己文章”。

  对于外界传言的“花钱买版”一说,据《科学》杂志国际协作、运营与出版副总监吴若蕾介绍,国际国内所有学术期刊的正刊几乎都会向作者收取版面费,但《科学》杂志作为非营利机构,则不向作者收取版面费,只有在文章有彩图时,会依据印刷厂要求而收取彩图费。专刊本身不向作者收费,《科学》会邀请业内顶尖机构进行赞助,也会有机构主动要求提供赞助。

  据北京中医药大学校方解释,对于这份引起争议的传统医学专刊,他们确实接到了美国《科学》杂志的赞助邀请。作为国内中医界的顶尖机构,最终学校决定接受邀请,并提供了一定金额的赞助。“这事儿我其实一开始也拿捏不准,心里一直也很矛盾,但后来通过校长办公会集体决定,一致认为这是一件好事,作为教育部唯一直属的中医类高校,我们认为应该承担起给中医药在国际最好的学术刊物里提供一个学术舞台的责任。”徐安龙表示。

  文章是否具有权威性?未经杂志编委会评估 但邀请了同行评审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在这份专刊的S1页以及所刊载包括徐安龙文章在内的8篇学术文章首页,均标注“这些内容没有得到期刊编委的评估”,这让众多业内人士质疑此专刊和徐文章的权威性。

  对此,徐安龙表示,由于《科学》杂志内部目前还没有专业针对中医领域的专家,无法自行组织评审,因此委托了中医领域专家组成临时专家委员会,对该文章进行了“同行评审”。

  据徐安龙介绍,这篇名为《“症”——疾病诊疗的系统生物学方法》的文章,是源于他今年年初在南京参加中医药领域的学术会议时发表的学术研究成果,得到了与会专家的高度关注,同时也吸引了《科学》杂志的注意。按照《科学》杂志的编审流程,编辑确定该文章符合发表要求后,会在团队内部安排一位这一领域专家来负责组成专家评审团进行“同行评审”,并根据专家评审团意见向编辑提供是否发表的意见。

  但是,《科学》杂志内部目前还没有中医领域专家,因此委托了来自剑桥大学药理系的樊台平教授担任核心专家的角色。樊台平告诉北青报记者,此次“同行评审”团由六位专家组成,为了保证评审团队的公正性,还特意选择了两位外国专家来一同进行评判。

  “事实上我们经过了严格的‘同行评审’流程,按照专家的意见,我对这篇文章反复修改了五稿,包括标题也进行了两次修改。”徐安龙表示,“不是每一个投稿的文章都能刊登,选择了我是因为我正好讲的是传统中医与现代科技整合的主题。也不是每一期都写中医,后面的合作可能会聚焦于其他国家的传统医学。”

  吴若蕾告诉北青报记者,这类没有办法做同行评议的文章,是以副刊的形式随正刊一起发行,还是以专刊的形式放在正刊内,可以由编辑团队或者作者自己选择。这份专刊他们选择放在了正刊内,但确实是没有经过《科学》杂志的评议,所以要作出特别标注,以区别于正刊中其他经过评议的论文。

  对话

  “赞助与发表文章无关”

  对话人:吴若蕾 美国《科学》杂志国际协作、运营与出版副总监

  北青报:有说法认为这本介绍中医药的专刊只是《科学》的一本广告宣传小册子,或者称为“商业增刊”,是《科学》广告部为客户提供的商业定制,发表客户的专属内容。

  吴若蕾:首先,《科学》没有所谓的广告部,也没有“商业增刊”这个说法。除了正刊,我们还有定制出版物,包括专刊、副刊、海报、已发论文的集锦,还有网络论坛等。这本确实是介绍传统医学专刊,而且是刊登在12月19日《科学》杂志正刊内的,更不是广告。这本专刊是我们组织了一个专门的编辑团队历时三年编辑而成。没有哪个广告会用三年的时间来编辑完成吧。

  北青报:既然是正刊的一部分,为什么会放在《科学》杂志网站的“BOOKLET”(小册子)分类下面提供给读者免费阅读和下载?

  吴若蕾:学术杂志有两种获取方式,付费订阅或者是在网上开放获取(open access),免费提供给读者。《科学》的正刊要付费,专刊部分是可以免费阅读的,以便最大限度地扩大影响。我们把专刊、副刊还有其他可以免费阅读的内容都放在了这个分类下面,但这份专刊并不是小册子,在网上看不出来,看到纸质版的杂志就知道它与小册子是完全不一样的东西。

  北青报:这份专刊是受北京中医药大学和香港浸会大学商业赞助发行的吗?

  吴若蕾:这份传统医学的专刊将分三期刊载,赞助方很多,除了12月19日这一期封面写明的北京中医药大学和香港浸会大学,还有澳门科技大学、中国中医科学院等,这些赞助商在以后两期的专刊封面会有所体现。《科学》是非营利机构,本身没有这么多预算,需要赞助方来承担印刷和发行的费用,这个赞助方可能是主动来找我们的,也有可能是我们自己找的。不过,对于赞助方,我们也有标准,须是相关领域的顶尖或者权威,不是给钱就能行的,这属于公益赞助,不是利益交换,更不是所谓的“商业赞助”。

  北青报:正是专刊封面写明由北京中医药大学和香港浸会大学赞助,内页又刊有北中医校长的文章,因此有质疑说是北中医“花钱买版”给自己做宣传。

  吴若蕾:北京中医药大学确实有付赞助费用,中医药大学和浸会大学赞助的是这份专刊的出版和发行,不是为了发自己的文章而花钱买版面,目的是为了在国际推广中医药。这份专刊里面徐安龙校长的文章也只有一篇,他的文章能否发表与是否赞助没有关系。

  北青报:那什么样的文章能发在专刊?

  吴若蕾:不方便发论文或者不以论文形式为载体的内容就可以用专刊或者副刊的形式体现。或者看作者自己的需求,有些就更愿意以专刊或者副刊的形式发表。这些在专刊上的文章不能用评判论文发表的形式来评判,更类似科技推广、宣传。

  北青报:与正刊内的论文相比,专刊文章的权威性是否会减弱?

  吴若蕾:没有谁的权威性更高一说,也不是只有论文才是科学,科学也包括科技推广、科普宣传等内容。例如中医药,我们之所以在专刊标注未经过同行评议,是因为国际上没有这方面的专家来对论文进行同行评议,西方国家也没有这个学科,但不说明文章没有科学价值。(文/本报记者 董鑫 刘洋)

免责声明:
    以上信息均来自互联网,如您认为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存在问题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