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百灵网视台!
地方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政

习近平谈市场经济:市场决定性作用基础上完善宏观调控

2014-08-12 16:42:57责任编辑: 百灵网视台来源: 百灵网视台点击:

要把更好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作为下一步深化改革的重要取向,加快形成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着力清除市场壁垒,提高资源配置效率。

——2013年7月23日习近平在武汉召开部分省市负责人座谈会时强调

解读:清除阻碍市场有效运转的壁垒

市场壁垒是市场经济的障碍,行业垄断则是公平竞争的天敌。

在市场壁垒中,对市场竞争危害最大的是体制性壁垒或行政壁垒,它们往往通过许可证制度、核发执照、原材料管制等方式,限制新企业的进入。以民营医院为例,虽然政府有关部门有明确的政策规定,但民营医院很难进入医保定点范围,其医务人员在专业技术职称晋升、学术交流等方面,也受到卫生行政部门和学术团体的忽视甚至歧视。一些行业由于满足于这种行政壁垒带来的好处而形成路径依赖,根本没有想到或不愿意形成以竞争为导向的行业企业优势,导致规模经济、客户忠诚度、绝对成本优势、产品差别化等都无从体现。

与之相对应的行业垄断,主要是一些国企特别是央企的行政性垄断(其中不排除有先天的资源垄断因素),其行为主要有订立协议固定价格、限制产量、划分市场和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等。建设公平竞争的市场体系就要消除壁垒、打破垄断。

只有消除壁垒、打破垄断,才能公平竞争,让各行各业充满生机活力;企业只有公平参与市场竞争,才能有源源不断的动力追求技术进步、产品创新,为经济转型提供“源头活水”。

中国将加强市场体系建设,推进宏观调控、财税、金融、投资、行政管理等领域体制改革,更加充分地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

——2013年9月5日习近平出席二十国集团领导人第八次峰会时发表讲话

解读:建设完善的现代市场体系

建立社会主义经济体制,必须培育发展一个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市场体系是市场制度构成的首要部分,是包含要素市场以及由要素市场衍生而来的各类市场的有机统一体。市场机制在市场主客体以及市场时空上发生有效作用,必须以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为前提。主要应在以下几方面着力:

第一,坚持把建立公平、开放、透明的市场规则作为加快完善现代市场体系的前提。公平、开放、透明的规则体系的建立,将有效约束市场主体行为,反对垄断,制止不正当竞争,规范各类市场运行,维护市场秩序,保障市场体系竞争有序。

第二,坚持把完善主要由市场决定价格的机制作为加快完善现代市场体系的关键。灵活的价格机制是市场有效配置资源的基础,只要“主要由市场决定价格的机制”还没有完全确立,我们的市场体系就不能称之为完善的现代市场体系。

第三,坚持把深化要素市场改革作为加快完善现代市场体系的主攻方向。要素市场是我国市场体系培育与建设的薄弱环节,要素市场化进程远远落后于商品市场化进程。当前,加快完善现代市场体系,必须把要素市场的培育与建设作为主攻方向,其中尤其要将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和金融市场体系的建设和完善作为重中之重。

进一步提高宏观调控水平,提高政府效率和效能。以加快转变政府职能为抓手,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

——2013年7月23日习近平在武汉召开部分省市负责人座谈会时强调

解读:提高政府的宏观调控和治理水平

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绝不是说政府无所作为,而是应坚持有所为、有所不为,着力提高宏观调控和科学管理的水平。

宏观调控的手段和方式多种多样,除了传统的财政政策、金融政策、投资政策、消费政策等,还有宏观规划、收入分配、社会游说、行业自律、技术标准等。无论是传统的还是其他宏观调控手段,重点在于保障经济稳定增长,完善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建立新型的收入分配制度,提高人们的生活水平和全社会的福利水平。

发挥政府宏观调控作用,就要求进一步转变政府职能和提高透明度。政府宏观调控应当从当前无所不包、无所不管的状态中解放出来,健全科学的宏观管理体制与方法,改革计划、投资、财政、金融等专业职能部门的管理体制,将非政府职能转移到行业组织等市场中介机构,政府的职能主要是统筹规划、制定政策、组织协调、提供服务、监管市场。

许多市场经济国家普遍是“小政府大市场”。“小政府”是指进一步明晰政府职能,不缺位、不错位、不越位。提高透明度,既能够促进政府部门完善服务职能,也能够引导生产者和消费者的市场行为,保障行业协会等市场中介组织有效运转,最终有效地发挥政府宏观调控作用。

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更好发挥政府作用,既是一个重大理论命题,又是一个重大实践命题。在市场作用和政府作用的问题上,要讲辩证法、两点论,“看不见的手”和“看得见的手”都要用好,努力形成市场作用和政府作用有机统一、相互补充、相互协调、相互促进的格局,推动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

——2014年5月26日习近平主持中央政治局第15次集体学习时强调

解读:政府与市场各司其职

一个发展成功的国家必然是以市场经济为基础,再加上一个有为的政府。在传统市场经济体系下,政府和市场分别扮演着看得见与看不见的手,前者主要提供发展环境、公共产品与服务,后者则主要进行资源配置。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就是要使二者各司其职、各负其责,让“两只手”形成合力。

倘若政府管理职能太大,便会在无形中压制市场的活力,而通过减少管制和审批,“小政府”则更会提升社会效率。调整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实际上是将政府权力向社会让渡的放权运动,这就不可避免地触及此前过大管理权之下的部门利益。在少数地方,此类部门利益甚至通过部门立法方式固化,因此变得愈加不可撼动。恰缘于此,也可预见此种放权改革将“触及灵魂”。从这个角度来说,重塑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尤其需要顶层的制度纠偏,以及大力推进的改革勇气。

改革未有穷期,中国还在路上。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是经济体制改革的核心问题,让经济体制激发更大的市场活力,进而惠及到所有国民,在过往的改革中我们已多次践行,此次不会例外。

网友热议:

@徐开翟律师:赞赏习大大上台后的各项正确举措,民主建设、法制建设和市场经济建设是国家建设的三大基石。

@石白菜:政府职能从管理向服务的转变。

@秦晓:如果要让市场起决定作用,前提应是一个好的市场,而不是扭曲的市场。

@陈志武:只要权力制衡机制运作不好、监督问责缺失,政府很难从市场退出。权力只要不受制约就会自我膨胀,这是权力天性,不因人种肤色或文化而不同。比如“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很好,但必须有相应体制支持,因为万一权力硬压制市场、要决定资源配置,被挤压的市场找谁去说理?

@理论热点面对面:让市场这只手得到完全施展,让政府这只手收放自如,政府与市场关系最终达到“琴瑟和鸣”的和谐之境。(中国经济网 马璐)

免责声明:
    以上信息均来自互联网,如您认为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存在问题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