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百灵网视台!
地方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热点关注

孙仁,漳河岸边一位传奇式的抗日英雄

2015-08-08 00:54:27责任编辑: 百灵网视台来源: 百灵网视台点击:

     (刘爱虎、师维新)在邯郸市磁县讲武城镇通往岳城镇,东小屋村南的公路旁,立有一块纪念碑,这块纪念碑就是抗日英雄孙仁的纪念碑。

孙仁烈士纪念碑

孙仁,出生在磁县漳河岸边的一个小村庄—东小屋村,从小他就亲眼目睹了地主恶霸盘剥农民的暴行。

1922年在共产党员王子青和进步青年纪德贵、范志连的感召下,孙仁毅然决然要跟他们参加革命。

192571在磁县西小屋小学中共党员王子青等8人,秘密组织成立了冀南第一个党支部,王子青为冀南第一党支部书记。那时幼小的孙仁就装扮成货郎担,在校园外勇敢地担任了警戒和放哨任务。

1929年深秋在东小屋村北的吕祖庙内,在鲜红的党旗下,孙仁和几位热血青年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随后他参加了闻名冀南的“五一”大暴动、“插楼应差”等一系列革命斗争。

“七七卢沟桥”事变后,日寇发动了全面的侵华战争,中华儿女同仇敌忾,孙仁和许多中华儿女一样投入了抗击倭寇的艰苦斗争中。

1937年底,他秘密接受了党的一项艰巨任务,派他到冀南敌占区招募一批进步青年,组建冀南抗日游击大队,他和妻子胡秀荣装扮成买山货的商人,走村串乡,秘密联络家乡青年报名参加游击队,到了1938年春召集了300多人。在西部山区西佐村成立了抗日游击大队,在危难之际被党任命为大队长。

1938年仲春时节,日伪军在彭城一带强征民夫挖壕沟,进村趁机抢劫财物,残酷杀害无辜平民,强奸民女,无恶不作,日军暴行激起民愤。孙仁率领冀南抗日游击队,从磁县西部山区的贾壁村出发,沿山沟秘密急行,袭击驻彭城日伪军,击毙日军数人,俘获彭城日伪皇协军一部,缴获敌枪数十支和大量弹药。炸毁烧毁日军炮楼数处。首战告捷,大获全胜,冀南抗日大队威名远扬。

日军在冀南敌占区,积极推行“以华制华”政策,大搞“五次治安强化运动”。扶持成立伪县政府,设伪警察局、警备队等特务组织。汉奸走狗为虎作伥,刺探抗日情报,残害地下党员,抗日干部及其家属,围剿抗日武装,破坏抗战,十分猖獗。为了抗击日军,唤起民众斗志,孙队长领导抗日武装,积极开展除奸反特斗争。

1938529,陈赓率八路军进驻彭城。孙仁奉命率领大队协助八路军消灭了彭城周围的汉奸武装,接着又铲除了峰峰、西佐、侯家沟、光禄车站、码头镇、滏阳桥等多处伪军,缴获了大量武器弹药。击毙伪军首领冯雨三,枪决汉奸头子杜二德,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

焚烧敌人棉库

1939年秋收时节,日伪军趁秋收之际,每天到各村抢劫粮食和棉花,搜刮村民财物。把抢来的粮食、棉花等大量财物都囤聚在平汉铁路双庙火车站内日伪合作社大院内。

孙仁从地下联络员那里得到这一情报后,午夜时分,悄悄回村,依照暗号轻轻敲开村长侯丰山的门,了解双庙火车站合作社日军兵力的布置情况。

第二天清晨,孙仁巧妙装扮成一位商人,以出售上等棉花为名,利用各村村长每天例行到双庙火车站向日军汇报各村是否平安的机会,拿着良民证,跟着村长侯丰山,经过层层岗哨盘查,并由村长担保才混进了双庙火车站内的日本合作社,由合作社商会长陪同观看了棉花垛棉花的质量,悄悄窥探了日军的兵力布置和棉花垛等财物堆放位置。镇定自若,谈吐不凡,因开价高未果,顺利离开了双庙火车站。

时隔六天后的午夜,他沿着东小屋村北的一条深沟,凭着熟悉的地形,迅速摸到双庙火车站合作社的北墙角下,轻轻撬开墙基的几块石头,钻进火车站匍匐前进,直逼棉花垛,悄悄点着了棉花垛……

马水涧伏击战

1940813,天气异常闷热,这一天,日伪军偷偷出动200余人对磁县二区进行扫荡。在北大峪、神岗等几个村庄抢劫财物,强征民夫挖壕沟,筑炮楼,还有几个村庄的妇女遭到了日军的轮奸。并还放火烧了民房,屠杀了无辜平民……

孙仁奉命率领冀南抗日游击大队从贾壁出发,沿着山沟急行80多里,悄悄向马水涧村进发……

马水涧村地处磁县西部丘陵,整个村庄座落在一条深沟,两岸尽是陡坡高岸,民房都建在一层层岸上,沟深林密,灌木丛生,整个村庄都掩映在绿荫深处。沟底有一条公路通向彭城和双庙火车站。村子两岸的高岗居高临下,是一个打伏击战的好地方。

游击队员们头戴伪装的草编帽,悄悄埋伏在两岸茂盛的灌木丛林中,孙仁亲自带领主力队员和几名神枪手埋伏在村东南高岗上,这里是公路出口处,最重要的一道关卡。等日伪军全部进入埋伏圈后。埋伏在深沟两侧的战士悄悄迂回到敌人后头,堵住了敌人的后退之路。孙仁举起望远镜看得一清二楚。

大家屏气凝神怒视着敌人。突然,一声震耳的喊声:“打!同志们狠狠地打,为相亲们报仇……”孙队长一声令下,游击队猛烈向日军开火,顿时,机关枪、步枪、手榴弹响个不停。敌人被打得晕头转向,日军妄图拼死突围。游击队速战速决,打死、打伤、俘虏敌人200余人,全部缴获了敌人的武器和物资。

马水涧伏击战,打得非常漂亮,没等敌人援军到来,游击队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平汉铁路破袭战

1940820,孙仁奉命率部协同八路军某部从磁县西部山区出发,沿着沟沟壑壑,凭借着青纱帐作掩护,冒着炎热酷暑,急行90多里向冀南平原进发。傍晚时分,悄悄地潜伏在平汉铁路西侧的青纱帐里。战士们爬在地上,汗流浃背,蚊子叮咬,但战士们纹丝不动,个个咬牙默默坚持着……

等到晚上9时许,首长悄悄一声令下,八路军、游击队像猛虎一样从青纱帐里一跃而出,战士们搭成人梯,越过壕沟,对平汉铁路发起突然进攻。将邯郸至磁县的铁路进行破坏,拧掉螺丝,掀翻铁轨,挖毁路基,破坏铁路5里多长。

当战士们干得正起劲的时候,突然响起了枪声,马头镇的敌军发觉后,出动了500多名日伪军向八路军和游击队反扑。激战数小时,击毙敌人300余人,战士们凭借着青纱帐作掩护,胜利返回根据地。

1940829深夜,孙仁率领几十名别动队员,在平汉铁路沿线的曲沟村一带破环铁路,锯电线杆,被敌人发现,日伪军出动200余人进行包围,敌我力量悬殊,孙仁马上命令队员们赶快向青纱帐里撤退,他自己主动带领十几名队员担任掩护任务。敌人大声叫喊着;“你们被包围了,赶快投降吧!快抓活的,抓住有赏……”。孙仁沉着冷静,指挥若定,一连击毙几个敌人,他带头拼死突围,手腕被鬼子子弹射穿,他咬着牙忍着剧烈疼痛,抡起两把盒子枪,继续左右开枪,向敌人射击,又击毙了十几个敌人。子弹打光了,用大刀砍敌人。边打边指挥队员们往青纱帐里撤退,鬼子因地形不熟,摸不清方向,龟缩不前。孙仁终于率领战士们冲出了包围圈……

奇袭岳城寺岗碉堡

岳城镇地处磁县西部丘陵,南濒漳河,西依太行,东面连接冀南平原,是通往晋冀鲁豫四省的门户,军事位置十分重要。

日军在岳城一带强征民夫,挖了许多壕沟,组成了“格子网”并在每个村庄建有炮楼,在交通要道各条路口筑有碉堡群。当某一个据点受到攻击时,周围的据点都能呼应相救。

盘踞在岳城镇的日伪军把炮楼碉堡群都建在高高的岗上,登高望远,居高临下,凭借各种优势,敌人从来不害怕受到八路军、游击队的攻击。日本鬼子肆无忌惮地常常进村祸害百姓。

在岳城镇碉堡群中最大最坚固的要数岳城寺岗碉堡。里面住着一个日本翻译官苏士鲁,他在鬼子面前摇尾乞怜,为虎作伥,无恶不作。经常带鬼子进村残酷杀害地下党员、地下联络员和抗日家属。他还带鬼子进村抢劫、杀人、放火、轮奸妇女,其滔天罪行,令人发指。

岳城寺岗碉堡里有一位伪军班长,他妹妹被日军轮奸,含恨投漳河而死,这位班长却敢怒不敢言。

孙仁通过地下联络员得知这一消息后,决心为乡亲们报仇,洗雪耻辱。

他通知地下联络员多次到伪军班长家登门看望其父母,才做通其思想工作。

就在伪班长回家的第一天深夜,在联络员带领下,孙仁和两名队员秘密进了伪班长家,说明来意后,详细了解了岳城寺岗碉堡群及周围敌人的详细情况,决定奇袭岳城寺岗碉堡。

194291午夜,万籁俱寂,人们都沉浸在睡梦之中……

孙仁率领县区干队一个班,悄悄穿行越过敌占区碉堡群和炮楼,直接逼近岳城寺岗碉堡。

 

几声蛙叫,几声狐鸣。正在值班的伪军班长听到暗号,悄悄地放下吊桥,孙仁和战士们悄悄地摸进寺岗碉堡内,打死日军4名上等兵,还击毙了伍长高田和无恶不作的翻译官苏士鲁,俘虏伪军5名,缴获敌人机枪1挺,掷弹筒5个,步枪10支,子弹2000发,炮弹2箱、电话机、望远镜各1部,文件及其他军用品多种。并将碉堡烧毁。胜利返回的时候,悄悄路过都党莲花山碉堡时,敌人毫无警觉,孙仁决定顺手牵羊,对莲花山日军碉堡发动突然袭击,敌人听到机枪声,掷弹筒的炮弹声响成一片……以为八路军主力部队在进攻,弃巢鼠窜,丢盔卸甲。县区干队缴获敌人手枪2支,步枪5支等一批武器弹药,并炸毁烧毁碉堡。

 

65岁的孙继红,是孙仁的女儿

 

英雄血洒漳河边

1943年农历5月,冀南的田野金黄灿灿。天气炎热干燥,热浪滚滚。眼下,正是麦收的忙碍时节。

按照一二九师刘、邓首长的要求,在涉县召开了冀南各抗日民主县长紧急会议,讨论研究并布署了小麦征收工作。会后一二九师和太行军分区派部分干部组成征粮工作组到各县积极开展征粮工作。

磁县抗日根据地贾壁村,田裕民县长在办公室里踱来踱去,几天来思考着一个大难题:他深深知道岳东区抗日工作和征粮工作难度很大。原因是岳东区地理位置非常重要,日伪驻军非常多。辖区内平汉铁路漳河大桥驻有鬼子一个联队和伪军一个中队,双庙火车站驻有日伪军各一个中队。漳河北岸鬼子碉堡群密布,各村炮楼林立,敌人的壕沟如“格子网”很难穿越。再加上汉奸特务活动猖獗。老百姓被祸害苦了,很多人产生了畏惧心理。思来想去,这一艰巨任务由谁来承担呢?县委研究决定让孙仁兼任岳东区长,完成这项艰巨的征粮任务。

这一天深夜,孙仁和张东道率领20多名县区干队员,从贾壁出发,悄悄穿越彭城封锁线,交通沟格子网,沿漳河古道悄悄穿越过敌人的碉堡群和炮楼,到漳河湾的武吉村,孙仁给武吉村村长谈妥征粮工作后,为使活动目标更小,他把队员留在武吉村。自己只带了张东道悄悄进了南营村。孙仁依照暗号轻轻敲开了张九江的门,张九江是一位爱国商人,每年秘密给八路军征粮。

孙仁和张九江正在商量征粮一事,突然传来一阵阵急促响亮地敲门声。孙仁敏捷地拔出腰间的两把盒子枪,“东道快撤!有意外情况,九江兄,我们不能连累你,打开地下暗道,让我们撤出去。”张东道跟着孙仁钻进了暗道。

鬼子便衣队,汉奸、特务到张九江家里搜查,里里外外,旮旮旯旯儿搜了几遍,也没有找到孙仁和张东道的人影儿。

孙仁领着张东道从一座破旧的碾房内的碾盘底下钻出来,又用几块大石头盖好洞口,领着张东道向村西南撤退,不料由于叛徒的告密,敌人早有重兵埋伏堵住了他们。“东道,快跟我向东南突围。”狡猾的敌人熟知孙仁夜战经验丰富,又是有名的神枪手,地形非常熟悉。害怕吃亏,在村子四处设下了层层包围圈,对村子实行铁壁合围,围而不攻,妄图等待天亮活抓孙仁。“孙仁,快出来投降吧!你插上翅膀难飞了,只要投降,皇军让你升官发财……”汉奸们一遍一遍使劲狂喊道。孙仁临危不惧,沉着应战,双手抡起盒子枪,毙敌十余人。终因寡不敌众,子弹打尽。在南营村东南漳河古道,身中数弹,壮烈牺牲……

 

噩耗传来,太行垂首,漳河哭泣,边区军民沉浸在一片悲痛之中……

免责声明:
    以上信息均来自互联网,如您认为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存在问题请与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