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百灵网视台!
地方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我在现场

千万富翁被天降烟灰缸砸成弱智 赔偿12年未执行

2014-05-28 19:40:23责任编辑: 百灵网视台来源: 百灵网视台点击:

22日,在学田湾住20多年的老李还清楚地记得事发当日的情景。

学田湾发生烟缸砸人案的居民楼。

      14年前的一个深夜,渝中区学田湾正街一栋高楼上掉落下一个3斤重的烟灰缸,不但将一名路人砸成重伤,更在全国砸出首例高楼坠物连坐赔偿的官司,22名住户被受害者告上法庭。“烟灰缸案”一时轰动全国。

      时隔14年后,因至今只收到3名被告不到2万元的赔偿,5月6日,当年的受害者郝跃向渝中区法院提交申请书,希望恢复执行12年前中止的司法判决,让其余被告履行赔偿责任,轰动当年的烟灰缸案被再次拉入现实。

14年前·【祸】

天降烟缸将过路行人砸成八级伤残

     时光不知不觉中已过去14年,此案中的唯一受害人郝跃日前接受重庆晨报记者采访时,依然清楚记得当年天降烟灰缸的恐怖一幕。

      郝跃说,2000年5月11日凌晨1时许,他从上清寺步行回学田湾正街10号的家,在距家200米远的59号门口,碰到了熟人李某,两人于是站在马路边聊了几句。

     “也就10多分钟,意外发生了。”昏暗的灯光下,郝跃只听到自己头上发出砰的一声闷响,随即满眼金星,倒在地上,失去知觉。

      至今尚住在学田湾正街59号一楼的刘氏老夫妇参与了当年的抢救。刘先生说,事发时,夫妇俩还没睡觉,听到响声,立即奔出,发现郝跃满头是血昏倒在楼院门口,地面上有个重3.8斤、直径达10多厘米天蓝色的“三五”牌烟灰缸。李某手臂也被从郝跃头上掉落的烟灰缸砸中受伤。

      之后,因烟灰缸上的指纹遭到破坏,调查此案的警察排除了人为故意伤害的可能性,却始终无法查明扔烟灰缸的真凶。

      医生检查发现,烟灰缸正好砸中郝跃头顶左侧,使得颅骨破碎。郝跃后经法医鉴定为八级伤残。

连坐起诉开启无主坠物的判决先河

      事发的学田湾正街59号附近两侧楼房都是老旧的还建房,共有数百家住户。因找不到真凶,郝跃的妻子罗朝蓉决定利用法律的武器来为丈夫维权。

      经和公司法律顾问、胜大律师事务所的王建明律师商量,两人决定将可能给郝跃造成伤害的附近住户全部告上法院。

      2001年8月10日,在休养一年后,郝跃一家将可能丢烟灰缸的学田湾正街65号、67号临街的24家住户及开发商告上了渝中区法院,要求众被告共同承担医疗费等共33万余元。

      2001年12月19日,渝中区法院审理认为,除了搬离的两名住户外,上述住户均不能排除有扔烟灰缸的可能性。根据过错推定原则,这22个住户分担赔偿责任。

      法院认定郝跃的损失共计17.8万余元,由各户各赔偿8101.5元;其中,此案受理费及其他费用共计6688元,由被告各承担304元。

     一审判决后,22名被告不服上诉。2002年6月3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维持原判。

      王建明说,这就是当年轰动全国的首例高空无主坠物连坐赔偿判决,在全国司法界引起高度关注和争议。

12年后·【冤】

判决12年

 

至今仅3户履行赔偿责任

     拿到判决书后,郝跃很快发现,自己赢了官司,输了执行。

     宣判后,大部分被告不服,认为自己冤枉,因此拒绝履行法律判决,不愿给钱。罗女士无奈之下代表丈夫向渝中区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面对法官上门,被告们都说没钱,拒绝赔偿。后来法院只得向部分被执行人所在的单位下达了裁定,迫于单位和社会压力,这才陆续有被告开始赔偿。

      郝跃介绍,这其中,有时任沙坪坝区人大代表魏茂和、市内某局的公务员吕先生,还有一名在电车公司上班的住户,在付了1000多元后就没有了下文。

     罗女士介绍,从法院判决至今12年多时间,就这三人履行了判决,郝家总共获得赔偿不足2万元。因执行困难,1年多后,当地法院以执行困难为由,中止执行,此事于是一直拖到了现在,“烟灰缸案”也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

另有隐情

 

当年被告至今仍在喊冤

      重庆晨报记者日前走访了当年的案发地,发现虽然过去了14年,但问及当年的烟灰缸案件,当地不少住户依然能说出个一二来。邻居们说,每人8000多元的赔偿实际上即使按每月200元支付,至今也应付清了,“但大家不愿赔,主要是都觉得冤。”

      在67号3楼,当年的被告之一夏泽园就表示事发当晚自己在睡觉,不可能丢烟灰缸,再加上家庭经济困难,所以一直没有履行判决。即使现在受害者提出恢复执行,但他依然表示不愿赔偿,并希望有机会能够让此案重审翻案。

     当年完整履行了判决的住户魏茂和,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此案应该是一起人身伤害案,应按照刑事案立案,而不是在找不到真凶情况下,按照民事案件连坐索赔,导致其中95%的被告被冤枉,“即使过了多年,我依然感觉气不顺。”

      4-4的赵阿姨回忆,郝跃被烟灰缸砸中后,第二天早上,有居民就看到楼内一家住户离奇搬家离开。由于时间久远,这些隐情已无从考证,真凶也许会一辈子生活在愧疚中,但身份可能永远都是一个谜。

免责声明:
    以上信息均来自互联网,如您认为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存在问题请与我们联系。